旧报全文检索    版式检索 青岛市北> 2014版青岛市北> 基层动态 > 正文

东吴家村的乡情民风

1
青岛新闻网 2017-07-27 11:08:28 青岛日报 现有新闻评论      新闻报料

    19世纪末,市北区的辽宁路向北处有一个小村庄为海泊村,村西是扫帚滩村,村东即是东吴家村。东吴家村南侧有一条海泊河,雨季时河水顺山势汇流西去入海。

    东吴家村的周边山岭起伏、沟壑纵深,稍南靠近于姑庵处曾有一片由树木苗圃形成的葱绿林带。村中有南北胡同,大胡同又连着小胡同。村里屋舍俨然,屋顶全都披着麦秸草,日子过得好的人家也有铺上瓦檐的;屋后都留有“滴水”分屋界;用土墼砌起来的山墙一家挨一家。有的人家屋顶上搭着用来保暖的海草,年久长出来的“马虎爪子”秋后开出了茄色小花,为简陋的村舍装点上少许色彩。受城市居民的影响,东吴家村的房屋为方便采光,都拆去了木棱窗改用玻璃窗,天井里也用水泥抹了地,几只鸡用竹篱圈养着,女人闲时坐炕上缝补衣物……好一派祥和的乡村图景。

    东吴家村的村民靠下海捕捞海货为生,卖剩下的鱼肠、鱼头,就装进坛子加盐卤发酵后做成带盐圪的“鱼杂儿”,这东西就着吃小米饼子或是小米干饭堪称美食。农家有雇工的,按季节上工,一天管三顿饭,农忙时家里人要备足好饭,由家里的媳妇挑着篓子和盛米汤的瓦罐送到坡上给雇工吃。

    那时候。东吴家村还有出门在外做事的人,离家时家里要包饺子吃,意思是吃“元宝”;而从外面回来在家逗留几天时,家里又要擀面条为出门的人“缠住脚”,企盼他能在家多住些日子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辞灶之后大人孩子兴剃光头,忌讳不吉之言,不骂人,也不打人,清扫屋舍,把旮旯都打扫干净。到东镇采办年货,除夕挂“祝子”,摆上三牲、供果、茶点、年糕、豆腐,还有蘸上红点的大饽饽。贴上对联就等五更时下饺子,如果饺子“碎”了就说“挣”了。

    村里妇女们忙活了一年,早盼着正月里轻快轻快。正月里,村里有办耍儿的,踩高跷、跑旱船,逗乐了看杂耍的人们,媳妇们抱着孩子笑声不断。从别村来办杂耍的,村里要管饭吃,大碗面条里放上块大膘肥猪肉,就算是“头等饭”了。之后也闲不着,初三媳妇走娘家,初四初五走姑舅家,初九萝卜会,十一于姑庵庙会,十六海云庵糖球会,二十三还有阎家山庙会,真是“耍正月吃正月”。

    转眼开春,到了清明,东吴家村的妇女们都要一大早起来,赶着日头结伴踏青,掐一节柏树枝插在头发上“明目清脑”。清明前后,像种瓜种豆这样的农活开始忙了。等过了端午节,村民们将艾蒿插在门旁熏虫,用大黄米包粽子夹上枣,喝雄黄酒以解毒;老妈妈喜欢拉五色线,给孩子缠在手脚和脖子上,还要扎几个香荷包给女孩子挂在衣扣上。

    再到了八月十五,皓月之下,老人小孩都坐在天井处,长条桌上摆着大盘粉条熬豆腐、韭菜炒鸡蛋、大蒜韭菜拌黄瓜、清炒胡萝卜片,大肥猪膘肉切满盘,再切开几只月饼,小孩啃着崂山秋白梨,大人儿喝着自家酿的地瓜黄酒,全家齐欢乐。

    随着时代的变迁,东吴家村早已融入城市的发展。如今,看到的都是鳞次栉比的楼群,宽阔的大马路替代了当年村间的阡陌纵横,东吴家村已成为城区变迁的见证。

现有新闻评论   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
1
用户名:  密码: 匿名发表 新用户注册
相关链接

上一篇:“灵之美”衍纸亲子课堂开课